2020年09月10日 北京
當前位置:首頁 > 中國花卉報 > 新聞 > 花店花藝 > 花藝資訊 >

【采薇專欄】 王國忠:插花不能只重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

2020-09-10 10:53:37|來源:花卉報|作者:采薇

摘要:十幾年前,記者就認識了王國忠老師,那時他作為臺灣人文花道的創始人,一襲白衫,儒雅清瘦,頗有文人的氣質風骨。


  十幾年前,記者就認識了王國忠老師,那時他作為臺灣人文花道的創始人,一襲白衫,儒雅清瘦,頗有文人的氣質風骨。輕言慢語間,國學典故信手拈來,而言辭又頗多犀利。這么多年,在不同的插花場合見到他,這種形象似乎始終未變。
 
從日本池坊和中華花藝起步

  生長在中國臺灣的王國忠,從小就看到媽媽在家里插花。及至上大學一年級時,他趕上插花社團招生,一時好奇跑去看,結果就被招為社員。
  當時插花社團教的是日本池坊花道,王國忠的啟蒙老師是劉美吟和陳淑美,因為越來越喜歡,他后來每周都會有三天坐公交車,專門到劉老師家里學習插花。
  王國忠的父親從小就到日本留學,在父親的幫助下,早在1975年,他已經擁有了池坊插花書籍的翻譯本,至今還保留著手稿。對照著書本,再進行插花實踐,王國忠學習的速度特別快。
  1984年,臺北歷史博物館舉辦了一次仿古畫插花展,參觀后王國忠特別驚訝:原來中國古代就已經有這些插花作品了!于是他開始跟隨臺灣中華花藝的創始人黃永川教授學習,開啟了另一扇大門。
  如今回憶起來,王國忠說,不管是劉美吟老師還是黃永川教授,對他的影響都是非常大的。“劉老師在創作大作品時,我都會去幫忙,這也算是一種體力活,雖然我個子不高,力氣還是有的,有時候做兩三米寬的那種立華作品,我們都是整晚邊放音樂邊吃東西,就這樣把作品完成。”這樣的經歷,讓他學習到大的架構要如何去處理,怎樣把它做得高低錯落,學到了很多之前做小作品不知道的技法。
  而在黃永川教授這里,王國忠開始了解到中國插花的博大精深,是從不同的古籍上攝取養分,然后把它發揚光大。于是,他開始鉆研傳統的中國插花。
  1989年,王國忠隨著華夏訪問團第一次來到北京,在國際飯店做插花表演,認識了中國插花花藝大師謝曉榮;后來在廣州又認識了中國插花花藝資深大師王紹儀。再后來,他與中國插花花藝資深大師王蓮英、蔡仲娟都有接觸交流,拓寬了視野。
  廣州的歐貽宏老師,為王國忠開啟了另一扇插花大門。“當年我非常崇拜他,因為他對《瓶史》、《瓶花譜》的研究特別深入。每年到祖國大陸,我都會繞道廣州,向他請教有關中國插花的看法與見解,順便買些古籍帶回臺灣慢慢鉆研,當時感覺自己進步很大。直到有一天覺得自己對花有所頓悟,那是1998年左右的事。”王國忠說。
 
崇尚人文精神創立人文花道

  正是因為跟歐老師結緣,王國忠從1994年開始整理古籍,尤其是花卉文化方面。“我覺得中國插花要有特色,除了中國的哲學思想外,必須從花卉文化上著手。此外,古人留給我們的寶貴資料,不管是《瓶史》、《瓶花譜》或《遵生八箋》的瓶花理論,都值得我們慢慢品味。”
  他特別留意花卉文化和人文典故的部分,將它們整理歸類。“我個人覺得《本草綱目》把各種花名的由來、別名講得特別清楚,有時候我們想要了解花,必須要說清楚由來,這對學習中國插花有很大幫助。”
  1989年,王國忠因為自己獨特的插花主張,已經與中華花藝漸行漸遠。1998年,他的插花理念已經日臻成熟,成立了中華人文花道發展協會,正式用“人文花道”的名義來教學。
  用“人文”命名,是因為他注意到很多學插花的人,只重視形式而缺乏人文精神。“學花只是照著老師教學的彎度、角度插,不太注重植物的自然生態。老師教他怎么彎,怎么折,他就照做,不敢有不同的思維,就像是一種注入性的學習。”
  人文花道是以文人的插花為主軸,崇尚簡約,棄絕繁復,原則上是“以多多許不如少少許”的理念來創作。所以,中國的文人,喜愛的就是這種空靈的美、留白的美,這種留白讓人有很多想象空間,整個作品才會更有深度。
  人文花道原則上是以“意”為中心,牽動4個重要的元素:器、材、型、色。比如中秋要到了,有中秋的理念就是意,這時要選擇什么樣的花材,用什么樣的花器來呈現,插出什么型,用什么顏色來表現,這四個角度就是人文花道的教學系統。
  王國忠喜歡老子和孔子的理論。“所謂留白,其實就是老子的有無相生———讓人家有想象的空間。有的要讓它變成空白,因為你必須要‘無’才能夠裝東西嘛!這種包容性,是我們做人做事時也需要學習的。”
  孔子所說的君子不器,也是這個道理,告訴人們不要受限。“比如瓷杯的功能只能裝茶水,可是當它是泥巴的時候,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———盤子、花瓶,湯匙。所以道是無所不在的。”
  王國忠會很正式地到大學去聽傳統文化課,從中“取我所需”,然后應用到插花的理論中。“我們常常說要終身學習,我到了56歲才去念研究所,所以很多人都很驚訝,年紀這么大了還去學習,我覺得人生就是道,是一條永無止境的路。”王國忠說。
  王國忠曾經就讀于臺灣佛光大學藝研所,他至今都記得所長林谷芳教授曾說過:“雖然我不是高人,但是我是見過高人的人。”當你的眼界打開,你就可以看得遠,所以人生一定不要局限,要敞開心胸。這種理念,也深深影響了王國忠的插花思想。
  “把西式插花放在中式餐桌上也未必不好,很多人說家里的裝潢都是中式的,怎么能擺西式的插花呢?或者說家里都是古典的西式家具,放一個中式作品會格格不入。我不這樣認為,如果西式的房子,把中式的東西放進去都格格不入,那我家的洋房我這個中國人就沒辦法住了。”王國忠覺得,新時代的插花人,要包容,兼收并蓄。
  他強調,人文花道只是中國插花的一支,因為每個人的能力有限,“我們都有偏好,所以有很多東西你只要取你要的就好,不要的就丟掉。”選擇自己想要的,最重要的是要有心去做,持續地做下去,那才是成功之道。
\

\

\

文章關鍵詞: 插花

中國花卉報社 | 關于我們 | 法律申明 | 人員招聘 | 友情鏈接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 | 投稿中心
Copyright (C) 2003-2017 China Flower &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備14020426號-1
版權所有:中國花卉網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大荷包能赚钱吗 上证指数年线k线图 河南快三预测推荐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玩法 内蒙古11选五胣胆玩法 广西体彩11选5最大遗漏 炒股5万一年能挣多少钱 好彩1生肖季节方位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个人如何理财